在游太湖西山林屋之前,本已游过不少溶,最早有瑶林仙境、后来游了杭州的灵栖、浙西的瑞晶和桂林等一些有名的溶,说实话,那些都大同小异,基本是靠光怪离陆的灯光效果和对石态冥思苦索的想象构了溶的内涵和文化特征,尤其是把中古代的神话和民间传说统统塞进了这些冷冰冰的钟和石笋之中,让游被迫接受现代文明对自然的诠注,实在有些牵强和滑稽,如将现在的“走千家不如走一家”的广告语变换一下,可毫不夸张地写游千不如游一。

我对名不见经传的林屋,真的没有多少兴趣,本只知庭西山出产著名的太湖石,绉漏瘦透的太湖石迎合了对造景的传统审美趣,它点缀了大江南北的园林,使原本精致柔美的园林有了几分刚之,颇有画龙点睛之妙。而对林屋的了解,则是从明朝著名文学家归有光之孙归庄的林屋游记里得到了一点粗浅的影像,却并不抱有多少探游之兴,毕竟现代比古的见识广些。

道教十大天中的第九天林屋,深于林屋山麓,俗称龙,内有一万多平方米的面积,而从外表看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然而当躬进的一刻,眼前突然让感到进入了仙府神宫,涌入眼帘的是顶平如屋,立石如林的一片奇异景象,这是我从未感受过的景观,十分震撼感观,方知林屋名之由来。

林屋有着古老的传说和源长的历史文化底蕴,传说大禹治时,曾在此居住过,还留下了一本禹书。秋战时期吴王夫差曾派威灵丈夫到此取到了禹书;唐宋时期这里的道教道埸盛极一时,在1978年重新开掘已被淤塞的林屋时,曾发现了唐宋时道家们摆放在龙的三条精美的金龙和玉器等文物(现存于苏州博物馆),已足于说明林屋的悠久的文化积淀。

在中齐高的石林堑壕中蛇行,顶那低垂平整的顶,像一片沉沉的乌云压在顶,不小心即会有撞之险。放眼望去,那广阔的内似乎缺少支撑,而其它的溶,大都似西方十八世纪的哥特式尖顶建筑和6世纪罗马拜占庭式的拱型建筑,重力完全被分散到每一面墙体;而在那顶平如屋的低矮林屋内,则有天地合笼时的瞬间那种顶苍天之感,使惊悸而不敢喘大,忡忡忧心可比杞忧天。中那些壮观敦实而各具姿态的石林,无论从高度和体积都占了空间的一大半,如天宫中坍塌下来的建筑残骸,一派苍凉和古朴的景象;如一群虎象牛马蛇鳄豺豹经道家点化石,刹那间便可恢复原形助阵而战一般,让惊心恐惧;如一个庞大的八卦石阵让感到扑朔离;如远古时期天外来客对类的一种神秘的预示,让费尽心而不解其中之意。

林屋貌多样,又因各种不同的形态和环境而分六个区,有进就让感到进入天福地的隔凡,有比其它区度高的火,有一年四季滴不断的,有顶形似龙形天沟的龙,一之内有如此之多的景观和象属实不多。难怪古有“一山飞峙太湖中,千娇深林屋”的溢美之诗。

林屋属于是石灰纪的石灰岩,它的形时间距今约3亿年左右。而林屋的龄至少也有2·5亿年了,它深入山体内部,属于腹,是被几亿年前这里曾有的古海冲刷而。目前的最低还低于太湖平面的150公分以下,据说在深静时,还能听到远太湖的的訇然之声,令惊心动魄。而内的壁基岩蚀石景还历历在在目,明显地镌刻下了位的逐渐下降的标位,令不免有沧海桑田生短暂之喟叹。

林屋是一座精心构筑的地下宫殿,一个庞大则精巧的艺术宝库。